<input id="ssusw"><tbody id="ssusw"></tbody></input>
  • <xmp id="ssusw">
  • 《論持久戰》在華北淪陷城市的傳播和閱讀

    作者:王富聰    發布時間:2022-09-14    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

    《論持久戰》是毛澤東同志在抗戰時期的重要著作之一,近年來,學術界從閱讀史和傳播學的視角對《論持久戰》進行了諸多研究。關于抗戰時期《論持久戰》的傳播和影響,以往多著眼于抗日根據地和國統區范圍,或關注《論持久戰》在抗日根據地中下層干部與基層兵民中的閱讀與接受,或聚焦于其在國統區的傳播和影響。相對而言,對《論持久戰》在淪陷城市特別是華北淪陷城市的傳播和影響則鮮有研究。在研究視角上,考察《論持久戰》如何進入受眾視野、受眾如何閱讀、閱讀之后產生了怎樣的反響,這些都是值得進一步探討的問題。實際上,我們黨非常重視《論持久戰》在淪陷區的傳播與宣傳。通過城工部門(指抗日根據地黨委城市工作委員會及后來成立的城工部)和地下黨的秘密渠道,淪陷城市不少民眾得以閱讀《論持久戰》,并對他們的思想轉化和人生經歷產生了重要影響。

    中共城工部門與《論持久戰》的宣傳

    我們黨歷來重視宣傳工作。全民族抗戰爆發后,平津唐點線委員會領導的華北淪陷城市地下黨繼續堅持宣傳和秘密抵抗活動。1940年后,黨中央逐漸加強了淪陷城市工作。1940年,中央成立敵后工作委員會,領導與推動整個敵后城市工作。1941年,在北方局擴大會議中強調,知識分子“是開展敵占區與接敵區工作的橋梁”,要向他們積極傳遞《論持久戰》等書籍(《中共黨史參考資料》第9冊,第36頁)。北方局下屬的晉察冀分局和山東分局各級城工部門非常重視淪陷城市工作,選拔了許多適合打入淪陷城市的人員進行培訓,《論持久戰》作為重要文件被列入培訓課程。例如,晉察冀分局城工部在派遣人員打入淪陷城市前,一般都進行短期(兩星期至一個月)的訓練。訓練內容就包括對《論持久戰》的研讀(《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北平地下黨斗爭史料》,中共北京市委黨史研究室1995年,第38頁)。

    參加城市工作培訓班的學員對學習《論持久戰》印象深刻,在許多人的回憶中都有記述。北平地下黨員劉北;貞,他到冀熱察區黨委辦訓練班學習!皩W習內容是《論持久戰》和國內外政治形勢”(《北京革命史回憶錄》第三輯,北京出版社1991年,第93頁)。地下黨員王若君回憶,她學習的內容有“毛澤東《論持久戰》等,黨的政策及敵占城市建黨問題的材料”(《文史資料選編》第十輯,北京出版社1981年,第58頁)。北平地下交通員安捷回憶,她在晉察冀城委培訓期間也學習了《論持久戰》(《華北解放區交通郵政史料匯編》晉察冀邊區卷,人民郵電出版社1991年,第488頁)。冉成1944年2月進入山東抗日軍政大學第一分校學習,被分到青年隊。他回憶道:“這個隊里的青年都是從城市來的學生……大家共同學習《論持久戰》!保ā段鹜鼩v史:抗日戰爭回憶錄》,寧夏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69頁)

    接受城市工作培訓的人員數量也相當可觀,到1945年抗戰勝利時,僅“晉察冀城工部系統包括平、津、唐的地下黨員已有五百人”(《日偽統治下的北平》,北京出版社1987年,第19~24頁)。再如,負責濟南城市工作的濟南工委在兩年左右時間即“在市內發展了480多個群眾地下工作關系”(《歷下潛流》,中共黨史出版社1993年,第79頁)。

    這些經過學習培訓的城工干部和進步青年大多被派遣打入淪陷城市做秘密工作,也促進了《論持久戰》在這些地區的傳播。例如,1943年3月15日,北方局對山東分局作出指示,在對敵占區的宣傳工作方面,“要特別注意質量,印發毛澤東同志的《論持久戰》《新民主主義論》兩書,到敵占區、游擊區廣泛散發,并用一切辦法保障送到覺悟知識分子及偽軍偽組織上層分子手里”(《山東黨的歷史文獻選編(1920-1949)》第5卷,山東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448頁)。1944年,山東分局指示魯中區黨委和濟南工委,應做到有組織地經常地供應與散發“毛主席的三大著作之類的小冊子”(《山東黨史資料文庫》第12卷,山東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296頁)。

    《論持久戰》在淪陷城市的傳播途徑

    相比于在大后方可以公開傳播,如何把《論持久戰》輸送到淪陷城市受眾手里顯得極為關鍵。以往研究已經注意到,根據地曾以“偽裝書”的辦法向淪陷區輸送了許多進步書籍(孫睿:《〈論持久戰〉版本研究》,《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刊》2017年第9期),但沒有注意到這些“偽裝書”是如何具體運進淪陷城市的。實際上,由于日偽禁止抗戰書刊在其占領區發行,從根據地往淪陷城市輸送書籍等物資需要依靠城工部門的秘密交通線。如晉察冀日報社出版的《論持久戰》小冊子就是經過城工部的渠道發行到北平、天津、保定、石家莊、大同、太原、張家口等地的(《中國共產黨晉察冀邊區出版史資料選編》,第14頁)。

    城工干部和交通員進入淪陷城市時,往往隨身攜帶《論持久戰》。如北平地下交通員劉北海1942年4月被捕,日本憲兵在搜查其住宅時就發現了《論持久戰》等書(《流村鎮志(下)》,人民出版社,第222頁)。天津圣功中學讀書會會員在地下黨員何方那里看到了毛澤東的《論持久戰》等著作(《臺灣同胞抗日五十年紀實》,中國婦女出版社1998年,第603頁)。陳典明于1944年底被冀中七地委城工部派到天津電信局做地下工作,他選好發展對象后,“便把帶來的解放區的書刊拿給他們看,如毛主席的《新民主主義論》《論持久戰》等”(《天津文史資料選輯》第26輯,天津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4頁)。

    地下黨組織時常動員淪陷城市進步青年到根據地去參觀,他們返回城市時往往也攜帶《論持久戰》。北平地下黨員崔月犁回憶,他在北平發展進步青年到根據地培訓。在兩年多的時間里,“通過曲陽的秘密交通線送走了十幾個人”到根據地!坝捎趶埖挛、王用孚都有偽職身份,劉仁同志就指示他倆從根據地往敵占區帶秘密宣傳品,……這一工作由他倆直接到城工部去取材料,然后帶到北平”,其中就有《論持久戰》(崔月犁:《親歷者說:中國抗戰編年紀事(1943年)》,第399頁)。在天津,田英等人相繼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青年組織——天津市青年抗日救國會(1943年8月更名為“抗聯”)。田英去過根據地,返城時攜帶著《論持久戰》等來之不易的學習文件(《女性與近代天津》,人民出版社2020年,第289頁)。

    一些地下黨組織獲得《論持久戰》后,還就地秘密印刷宣傳品。如燕京大學的進步學生辦了《自學》刊物,刊載了《論持久戰》一文(《風物:燕園景觀及人文底蘊》,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3年,第44頁)。有的地下黨組織還設立了秘密圖書館,小范圍傳閱《論持久戰》。如青島崇德中學支部建立秘密圖書館,藏有從根據地秘密帶來的《論持久戰》等書(《中國共產黨青島抗戰史》,青島出版社2005年,第194頁)。

    淪陷城市民眾的閱讀方式和接受效果

    《論持久戰》被輸入淪陷城市后,城工部門領導的地下黨員向進步青年等人秘密傳閱,受眾閱讀的方式既有個別閱讀,也有集體閱讀,還有對《論持久戰》的聽講和研討式學習,他們在閱讀之后產生了不同程度的效果。

    地下黨組織的個別閱讀。北平女一中學生俞立回憶,地下黨組織經常給她們進步書籍和從根據地帶來的文件、印刷品。其中令她“印象最深的有毛主席的《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論持久戰》《抗日救國十大綱領》等”。(《北京史回憶錄》第三輯,北京出版社,第52~53頁)北京協和醫院放射科主任余貽倜回憶,地下黨崔月犁經常給他捎來一些“《論持久戰》《新民主主義論》等書籍。我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拿出來閱讀。書里的話入情入理,說在了我的心上”(《崔月犁自述及紀念文章》,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02年,第19頁)。余貽倜在崔月犁的影響下,參加了秘密抗日工作。1942年,張海泉、崔英、郭敬等奉冀中博野縣委城工部指示赴北京,在原北平外一區、外三區等地開展宣傳工作,內容為“宣傳《論持久戰》,增強抗戰必勝的信心,增加對我黨的好感”(《中共崇文區地下黨斗爭史料》,第203頁)。

    地下黨組織的讀書會集體閱讀。曾就讀于北師大女附中的李光回憶,女附中的地下黨支部“秘密組織了讀書會,學習進步書籍,包括《中國共產黨黨章》和《論持久戰》等書”(《崢嶸歲月:北京西城老同志的回憶》,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第214頁)。1943年,焦英被黨組織派往敵占區的魯北鴻文中學做青年學生工作。黨支部在校內組織了“讀書會”,“從解放區帶進了毛主席著作《論持久戰》……等書籍,也在讀書會中秘密傳讀”(《親歷抗戰:北京教育界老同志抗戰回憶錄》,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05年,第322頁)。天津圣功中學讀書會同學還進行研討式學習。1939年11月,張凜組織幾個同學“再次學習《論持久戰》,在這次討論后她約蘇菁單獨到她家樓上,作入黨前的第一次談話”,隨即蘇菁被組織上接受入黨(《臺灣同胞抗日五十年紀實》,第604頁)。

    對《論持久戰》的啟發式講解。王見欣于1938年至1940年任濟南工委書記,他打入濟南城內后,找到了濟南魯麟洋行經理毛曉亭進行抗日宣傳,“把《論持久戰》等書給他看,對他表示信任”。王見欣對該行職工講國際國內形勢,傳閱《論持久戰》《論新階段》等書,經過一段時間后,在該行就發展了兩批黨員(《山東黨史資料文庫》第18卷,第300~303頁)。當事人毛曉亭稱,他讀了《論持久戰》后很受啟發。據他回憶,王見欣“幾次給工人宣傳毛主席剛發表不久的《論持久戰》。我曾參加過兩次,對我教育啟發很大,至今記憶猶新”(毛曉亭:《回憶掩護中共濟南地下工委的一段經歷》,《濟南工運史料》第四輯,第15頁)。對《論持久戰》的講解在偽軍中也有反映。王甦是華北臨時政府治安軍宣導訓練所學監,他回憶稱,“我作為學監可以得到毛主席的《論持久戰》和《中共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等書籍”。1944年3月,王甦經地下黨人薛成業介紹入黨,他給偽軍官教授戰術,將《論持久戰》作為課程進行講授,“講授的效果實際上是宣傳了共產黨、八路軍,對學員有相當的影響”(《抗日戰爭時期中共北平地下黨斗爭史料》,1995年出版,第259~260頁)。

    總之,從《論持久戰》在淪陷城市的傳播來看,中共城工部門和地下工作者發揮了重要作用。大量地下工作人員和秘密交通員在發展組織和宣傳工作時通過個別傳閱、集體討論學習等方式,實現了其更加廣泛的多次傳播。從《論持久戰》被民眾的閱讀接受來看,其受眾范圍包含青年學生、工人、知識分子和偽軍等!墩摮志脩稹烦蔀榈叵曼h組織教育淪陷區民眾非常重要且有效果的宣傳品。通過學習《論持久戰》等書籍,許多民眾提高了思想認識,有的去根據地參加抗戰,有的參加地下黨外圍組織,有的則成為抗戰的同情人員,對于團結廣大民眾投身全民族抗戰發揮了重要作用。

    (作者:王富聰,系《團結報》史學版編輯) 

    (來源:《光明日報》2022年09月14日 11版)

    欧美性爱中出二区
    <input id="ssusw"><tbody id="ssusw"></tbody></input>
  • <xmp id="ssusw">